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骆根兴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绘画应当表现人性的高尚情感

2016-06-21 10:27:4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骆根兴
A-A+

  今天的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正处在物质欲的洪流当中,艺术家“时代的良心”也在经受着时代的拷问。艺术家的使命告诉我们,他必须永远以真诚的情感而创作,使其更好,更充分的表现他那个时代社会的或者精神的需要和憧憬。艺术品是给大众看的,那么就应该表现这些人,要使他们能够喜欢和欣赏,能够受到鼓舞,或者说起到正能量的作用。我们只要把立足点放在最普通大众的表现上,在这个基点上站稳了,那么在形式上可以有更多的变化,更加多元,更加丰富多彩。艺术作品的成功离不开圈内专业人士的认可,但不能仅仅满足于此,优秀作品也只有在人民大众中生了根,才会有更多的人欣赏受益。

  没有情感的投入就不会有艺术的产生。人生的情感经历往往影响着艺术家的走向和风格面貌的形成。对于有当兵历史尤其是当了很多年兵的人,经历了军队“大熔炉”的锤炼,就有了一种对人性崇高精神追求的执着和坚守。我在上中学的时候,幸运的参军,来到神秘的导弹卫星试验部队,它被业内人士称为文艺创作的的“富矿”。由于工作关系有机会常年泡在部队基层。这支部队主要分布在大西北的秦岭深处,荒凉的大漠戈壁。特别在一望无际人烟稀少的戈壁滩生活工作,长年陪伴的是夏日骄阳似火,冬天的寒风凛冽。可数的植物就是红柳~胡杨和骆驼刺。当一个居住大城市的人来到这里,反差和感受是强烈的。在这里生活首先要经受住这种恶劣环境的考验,岁月磨砺出人们战胜孤独吃苦耐劳的坚韧意志。工作任务的艰巨繁重要求所有人迅速融进这项事业中去。我目睹和切身感受到在这么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搞成了原**导弹和卫星,这是多么了不起引为自豪的事情。每个人都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无穷的人格力量,每一次试验任务的成功,我感到都是高尚的人性精神的胜利,都会让我产生表现他们的冲动。所以表现“两弹一星”的人物创作,也就成了我钟情的题材之一,并创作了以西部科技为题材的系列作品。

  人生要经历很多事,这件事却促使我完成了从题材到风格的转型。1986年我随总政到法卡山前线慰问。那时大的战事刚刚结束,但仍感觉到战场呛人的火药味,敌方阵地的黑枪随时在不远的地方射出来。为保护我们的安全,战士们持枪守护着我们,面朝敌方一侧,以肉体挡住敌人随时可能射出的**。我被这个行为震撼着。这种强烈的感受深深的铭刻在我的生命里,让我悟道了在人的生命里还有最为重要的东西——人性的崇高精神的存在。当无法抗拒的情感占据内心时,就会发生行为的转变。由此我结束了以往绘画轻快抒情的画风,而将艺术探索方向转向了更具思想深度更具精神内涵的历史表达。尽管做这个选择在当时并不看好,但我感觉已抑制不住内心的渴望与向往。我一头钻进了近现代军事历史画创作当中,尽情在画面中诠释和营造人性表现的各种状态,表达了对善良,正义,光明战胜和取代腐朽邪恶阴暗的主题。这种创作的状态让我产生了精神归属的满足感,灵魂有了栖居之地。

  在历史画领域里探索,我一直在追问自己,这样的创作应该怎么画,在这个时代军事画应该如何去画,要具有怎样的面貌?以前这种历史画大部分还是要有情节性,要交代清楚这个战役是怎么回事,有哪些人参加,当时人长得什么摸样,穿什么样的衣服,拿什么样的枪等等。都要清楚明确。后来认为仅仅满足这样的要求不行,这是比较低层面的东西,还是说明一件事。我们要的是一件艺术作品,要有精神高度和学术高度。就是说我们要把现在感觉到的历史氛围表达出来。其实我们现在距离过去已经太远了,许多都搞不清楚。但是我们要把这种历史氛围营造的让人信服,觉得就是这样,很真实。这是我们能够让观众看进去的首要因素。第二个层面是要塑造形象。形象能否立得住,能否震撼人,这是很重要的。可能和地方的一些创作有些差异,军队题材其内容本身就要求出现形象。仗是人打的,而且人在特殊的情况下,那种非常紧张,激烈,甚至面对死亡的状态和我们现在看惯了和平时期的人是非常不同的。这种特殊的形象感,要尽可能真实的表现出来。最高的层面,我觉得作品里要能够折射出更崇高的东西,带有人性的那种崇高,这是应该作为军事绘画追求的一个目标。不仅仅是让人看到一个很感动的形象,一个生动的场面,最主要体现出一种精神,这种精神可能是我们现在所缺乏的。在看惯了和平时期安宁的景象之后,再看到军事历史画,让人感到还有一个非常坚韧,非常不容易,还要为之奋斗的一面,要读出很多这样的东西来,我认为这才能达到军事历史画的艺术要求。我们基本上这个方向努力,但是目前做的还很不够。做到第一点第二点应该不太难,但是做到最终的高度有难度。我们现在和国外的那些经典军事画历史画和战争画相比较就能看出差距。差距主要就在第三个层面。我们的创作还是偏重于表面的东西多,艺术的成分还是少一点,还应该继续努力。

  在我的艺术生活中,真诚的情感一直是创造的核心动力。“没有‘人的感情’就从来没有也不可能有人对真理的追求”。对我来说,绘画是抒发情感的艺术,我只画感动我的东西,没有情感的注入很难进入忘我的创作状态。艺术家的情感生活,就是经过这样的那样的亲身体验,对灵魂有了触动,使自己的精神随之纯粹起来。激活出艺术的火花。正如托尔斯泰所言“艺术是这样的一项人类的活动:一个人用某种外在标志有意识地把自己体验过的感情传达给别人,而别人为这些感情所传染,也体验到这种感情”。当代的艺术也应该以真诚高尚的人性追求来感染着观者。

  曾几何时,他是我同一“战壕”里的战友,风餐露宿,爬冰卧雪,齿轮转动下银幕里飞出欢乐的歌。

  时兴荏苒,“战场”转换,他改用油彩描绘人间冷暖。而让人难以想象的是,在他那看似平凡且不平凡的矮小瘦弱躯体里,竟然蕴藏着化腐朽为神奇的超能“核聚变”,且随斗转星移岁月变迁自他纤纤油笔下喷薄而出源源不断,书写和创作了一个又一个艺坛奇迹和经典画面。

  这就是骆根兴,一个活跃在艺术“战场”的“圣斗士”:一年三百六十日,都在“横戈”铸画卷。

——书敏一方海2015年深秋中国美术馆“向人民汇报——当代15位美术家作品展”骆根兴油画作品观感。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骆根兴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